流云

中元节的前几夜,梦见了哲故去的爷爷奶奶和二姑。因哲爸是家中最小的幺儿,我嫁进门时公婆都已年长,又因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所以十来年也未曾红过脸。他她们故去的这些年,也几乎没有梦见过。今年的梦境仿佛是真实的一样,依稀记得有花有水有笑容。醒来后的清晨告诉了哲爸,我猜测是少些钱花了,7月15日的晚上要我们烧些钱过去那边吧。还有哲的二姑,因奇怪的病症早年故去。我们家从前离二姑家近,哲小时候经常带他过去玩,二姑对他也甚是喜欢。中元节的夜,和哲爸一起找了处水边野外,烧了元宝纸钱和金条,愿故去的亲人在那边一切安好!

评论